刘立权
同仁堂原料采购收入50.3年23次列入药品监管黑名单|同仁堂新浪财经
来源:刘勇     发布时间: 2019-08-21      浏览次数:271

字号:

    同仁堂的原材料和采购成本超过收入的50%,并在3年内迅速扩大到23次掩埋质量隐患。据《长江商业日报》报道,北京同仁堂(60008.SH)记者吴婷(音译)创办300年,闯出了“蜂蜜门”。12月15日,同仁堂被曝露使用过期蜂蜜;12月21日,同仁堂被山东省药品监督管理局任命为明矾取样。一周内,同仁堂股价从12月17日开盘时的28.71元跌至12月21日收盘时的26.83元,蒸发了25.76亿元。事实上,同仁堂早已忘记了这条古老的戒律,在黑名单屡禁不止的背后,是由快速扩张造成的质量控制的危险。同仁堂上市22年来,资产总额从1996年的6.53亿元增加到2017年的18.8亿元,增长了28.6倍。同时,《长江商报》记者对年报数据进行了梳理,发现同仁堂仅原材料和采购成本占收入的50%以上。其中,医药商业采购成本占原料总成本的60%以上。零售业分析师王元在接受《长江商报》采访时说,铜仁堂的迅速扩张是当前问题爆发的主要原因。王元指出,从整个行业的角度来看,随着中药产业的发展,上游中药业已变得稀缺,从而导致更大的讨价还价空间。此外,近年来,中药价格普遍上涨,中药制造企业的生产成本普遍上升,从而降低了中药制造企业的利润率。在同仁堂迅速扩张的过程中,一方面要考虑主营业务的成本控制,另一方面要发展多产业链布局,开展OEM生产。显然,无论是主营业务还是其他子公司,都可能存在产品监管漏洞,给产品质量带来隐患。《长江商报》记者粗略统计,截至目前,自2016年以来,北京同仁堂已由药品监督管理部门共发出23份通知。铜仁堂的核心竞争优势在于长期积累的文化。本质上,有三个支点:多样性、质量和诚实。品牌是在这两点基础上积累优势的延伸。我是刘向光,同仁堂总经理。在今年接受媒体采访时,他描述了同仁堂的品牌声誉。皇家药物已有349年的历史,曾为皇室所崇拜,一直宣称“选材上乘,配方独特,工艺精湛,疗效显著”。然而,随着最近同仁堂OEM回收大量过期和即将到期的蜂蜜并将其送往原料库的事件曝光,同仁堂的形象受到了市场的批评。12月19日,《长江商报》记者抵达OEM所在地江苏省盐城市滨海县盐城金蜂食品技术有限公司(盐城金蜂),发现该厂涉嫌停产。据《长江商业日报》记者访华,发现盐城金蜂附近没有大型养蜂厂,滨海县没有铜仁堂连锁店。然而,在盐城购物中心一楼的大厅里,同仁堂的柜台非常醒目。当记者咨询蜂蜜时,推销员起初模棱两可,立即说整个城市暂时没有蜂蜜储备。当记者要检查礼品盒时,销售人员只拒绝检查礼品盒。值得一提的是,同仁堂蜂蜜礼盒仅售25元,远低于同类蜂蜜产品的价格。业内人士说,市场上的蜂蜜分为纯生蜂蜜(生蜂蜜和成熟蜂蜜)、喂糖蜜、混合蜂蜜、浓缩蜂蜜。其中,混合蜂蜜有蜂蜜的味道。商人们以低廉的价格把它当作蜂蜜出售,而不是完全的蜂蜜。据统计,全行业年产蜂蜜20万吨左右,其中一半出口,10万吨国内销售。但是全国市场年销售量是50万吨。也就是说,市场上只有五分之一的蜂蜜是真正的蜂蜜。一位养蜂人告诉《长江商报》说,如果盐城金蜂过期回收的蜂蜜是真蜂蜜,“可能是因为蜂蜜很珍贵。”年度报告显示,到2017年底,同仁堂已有800多种药物和400多种常年药物,包括内科、外科、妇科。内科和儿科。为了保持产品质量和竞争力,“护城河”需要足够的技术、资金和科学管理。同仁堂发展太快了。在接受《商报》记者采访时,王元坦率地说,产品线很多,很难同时保证质量。同时,随着医药零售业监管的日益严格,医药企业的经营成本和管理成本将会上升,给企业带来巨大的压力。数据表明,北京同仁堂集团有限公司成立于1992年,北京同仁堂股份有限公司是由北京同仁堂集团有限公司的六家高性能企业于1997年成立的。现代医药工业、零售业和医疗服务部门。截至2017年底,公司已拥有2600多种药品、保健食品等六大类产品,36个生产基地。根据同华顺的数据,同仁堂持有167家公司股票或股份,其中163家有合并报表。对于同仁堂旗下主要生产和销售中成药的子公司同仁堂而言,其蜜蜂产业的表现可以忽略不计。年报显示,同仁堂养蜂业2017年营业收入2.8亿元,净利润2.68亿元。2017年,其营业收入占公司审计营业收入的1337.6亿元的209%,2017年的净利润占公司审计净利润的17.42亿元的0.15%。从2018年1月至9月,同仁堂蜂业总收入1.97亿元,净利润8.73亿元,占同仁堂总收入(未经审计)104.77亿元(未审计)的188%,同期同仁堂蜂业净利润14.49亿元(未经审计)。同仁堂还表示,过时的蜂蜜事件对公司的收入和利润等财务方面影响不大。从主营业务的角度来看,同仁堂分为两大类:制药业和制药商业。在成本分析表中,制药行业包括原材料、劳动力、燃料、电力和制造成本,而制药企业只有采购成本。根据年报数据,2013年至2017年医药行业原料成本分别为18.31亿元、20.97亿元、21.4亿元、24.8亿元和27.17亿元,同期医药商品采购额分别为26.65亿元、29.25亿元、35.922亿元。人民币为40.23亿元,人民币为47.79亿元。同期原材料采购总成本为44.96亿元、52.22亿元、57.32亿元、65.03亿元、72.26亿元。同仁堂总收入为87.15亿元,96.86亿元,10.089亿元,12.091亿元,13.376亿元。据此计算,从2013年到2017年,同仁堂药业原料药商业采购成本占同期总收入的51.59%、51.85%、53.02%、53.78%、55.55%。同时,五年内医药商业采购累计达到179.14亿元,占同期累计收入的32.76%,占同期原料采购总额291.7亿元的61.4%。也就是说,在同仁堂原料采购成本中,单单药品商业采购成本所占比例就超过60%。今年6月,商务部发布了《2017年中药材流通市场分析报告》,报告显示,2017年,中药材流通市场741个常用品种中的220个品种的平均价格上涨了24%,187个品种的价格下降了13%。王元指出,随着中药产业的发展,上游中药变得稀缺,导致更大的讨价还价空间。近年来,中药价格普遍上涨,中药生产企业生产成本普遍上升,中药制造业利润率下降。在同仁堂迅速扩张的过程中,一方面要考虑主营业务的成本控制,另一方面要发展多产业链布局,实施OEM生产。显然,无论是主营业务还是其他子公司,都可能存在产品监管漏洞,给产品质量带来隐患。截至2017年底,已上市22年的同仁堂总资产187.08亿元,比上市时的1996年的6.53亿元有所增加,22年资产增长28.6倍,市值从上市时的14.18亿元增加到今天的368亿元,增长了24.95倍。“21”。规模的扩大必须以扎实的经营质量为基础,不能盲目扩大。“在接受媒体的采访时,刘向光曾经承认,在企业发展的过程中,速度和质量始终是一对难以衡量的指标,尤其是在上升的渠道中,很容易出现“掩盖一切丑陋的曲折”。“不舒服”。在设计中,同仁堂需要时时反思,运用科学完善的内部控制制度和可量化的指标来检查和控制操作风险,从而保证企业的安全运行。然而,就在过时的蜂蜜事件发生后,同仁堂在21日被列入山东省药品监督管理局的黑名单。官方公告显示,最近已发布了65批不合格药品质量样品,包括北京同仁堂(亳州)饮片有限公司生产的明矾产品和来自北京的样品。高塘金堤古方。这不是同仁堂今年第一份黑名单。2018年5月24日,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发布了关于九批违规药品的通知。该通知由山西省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等两家药品检验机构进行检验,并被北京同仁堂(亳州)饮片有限公司等六家企业列为九批药品。包括北京同仁堂在内的61家企业生产的电影不合格。2017年,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公布了22种不合格的中草药片。同仁堂14次排名第二。其中,北京同仁堂(亳州)有限责任公司生产的中药饮片5次被列入“黑名单”,涉及杜仲、没药、乳香、明矾、林蚯和远志等。此外,同仁堂的全国连锁药店已经10次被通知为“检验源”。2016年,同仁堂还6次登上“黑名单”。对山东、四川、湖北、贵州等省市进行抽样检查,发现同仁堂产品不符合标准,包括变色潜能、加味左金丸、熟地黄、(熟)碎骨等品种。同仁堂还因在山东省淄博的一家药店销售不合格药品而受到处罚。当时,同仁堂在澄清公告中说,同仁堂药材深圳投资集团有限公司和北京同仁堂药业有限公司是同仁堂集团的子公司,但与上市公司无关。自2016年以来,北京同仁堂已被药品监督管理部门提名23次。免责声明:由媒体合成的内容来自媒体,版权属于原作者。请联系原作者并获得复制许可。本文的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而非新浪的立场。如果内容涉及投资建议,仅供参考,不作为投资的依据。投资是有风险的,所以我们进入市场时需要谨慎。责任编辑:鲍逸凡

  • 相关内容: